做最好心水资料网站

卡尔德科特颈断身亡 达喀尔28年夺去49条人命

  “对于参加比赛的人来说,这是一项挑战;对于没参加的人来说,这是一个梦想。”或许这就是萨宾对于自己所创建的达喀尔拉力赛,对于自己一生钟情于赛车的全部诠释。

  2003年 法国籍导航员布鲁诺·考维与尼伯特所驾驶的赛车与巨石相撞,考维当场死亡。

  1986年 日本摩托车手金子康夫在法国南部死于车祸。此外,一架直升机在马里上空遭遇空难,机上五人无一人生还。其中包括达喀尔拉力赛的创始人和组织者泽利·萨宾。意大利人马里奥尼在最后一个赛段从摩托车上摔下,抢救无效死亡。

  而当卡尔德科特死亡的消息传到他的家乡,位于南澳大利亚的基斯时,他的亲朋好友无不为这个噩耗震惊,陷入悲痛之中。正是依靠当地基金会的努力,为他筹集到9万美元,以支付机票、燃油、保险和其它费用之后,卡尔德科特才获得了前往达喀尔参赛的资格。“他一直对社区的支持感激不尽,但他比其他许多人都为社区贡献得更多。”卡尔德科特生前好友戴维·弗林托夫说道。

  2001年 第一赛段中,一名途经的民用车辆与一辆拉力赛运输车相撞,民用车司机当场身亡。10天后,机械师维尔格内斯死于一次撞车事故。

  1990年 法国卡车手卡巴内遭遇枪击身亡。芬兰记者萨尔米登遭遇事故身亡。

  达喀尔拉力赛进入摩洛哥之后,比赛就越来越艰难。从拉希迪耶至瓦尔扎扎特的第四赛段一直被视为达喀尔拉力赛的经典赛段,是通往沙漠的大门,经过第一组沙丘之后,车手们就离不开铲子和沙垫,之后他们还将面对浅盐湖、绵延的布满沙子或石块的干河床。此时车手们将埋首于路书,而非沙子中。毛里塔尼亚赛段将是整个拉力赛的高潮,该国家位于撒哈拉沙漠的心脏部位,到处都是漫天飞沙。

  从1979年达喀尔大力赛开赛至今,死亡的阴影便一直笼罩着这项赛事。1988年是最惨痛的一年,当时有三名参赛者和三名非洲观众身亡。1999年,一群出没于撒哈拉沙漠的强盗袭击了车手,车手们在逃离的过程中甚至踩到了于1990年结束的摩洛哥和西撒哈拉战争中遗留下来的地雷。然而尽管死神如此如影随形,热爱冒险和挑战自我的车手们却从未选择放弃达喀尔。而以下这三个人在达喀尔拉力赛的死亡或失踪曾引起全世界的轰动和震惊。

  “撒哈拉沙漠,在我内心的深处,多年来是我梦里的情人啊!我举目望去,无际的黄沙上有寂寞的大风呜咽地吹过,天,是高的,地,是沉厚雄壮而安静的。正是黄昏,落日将沙漠染成鲜血的红色,凄艳恐怖。近乎初冬的气候,在原本期待着炎热烈日的心情下,大地化转为一片诗意的苍凉。荷西静静地等着我,我看了他一眼。他说:‘你的沙漠,现在你在她怀抱里了。’”这是已故女作家三毛在其《撒哈拉的故事》一书中的一段话。然而对于参加达喀尔拉力赛的车手们来说,撒哈拉沙漠对于他们,远非这般的温情脉脉、诗意盎然,有时,它是车手们的地狱。

  1998年 在毛里塔尼亚,一辆参赛车辆与当地出租车相撞,四人死亡,三人重伤。

  2005年1月11日,2005达喀尔拉力赛的第11赛段传来噩耗,2001年和2002年,两届达喀尔拉力赛冠军获得者,意大利摩托车车手法比利西奥·梅奥尼因在撞车事故中,心脏病突发而身亡。“当他倒地时,我们派了直升飞机前去营救,但发现他时,他的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赛事官员拉文涅当时悲伤地说道。

  对于乐此不疲地穿梭于大漠,顶着酷暑和烈日,面对着难以预测的流沙的车手们来说,或许将自己永远地留在沙漠中未尝不是一种好的归宿。在无情而多变的沙漠中抵挡着岁月留下的斑斑痕迹和日常的平庸,将身心完完全全地融入这一片无垠中。那声声驼铃,或许就是告慰长眠于大漠中那些亡灵的安魂曲。

  达喀尔的传奇就这样诞生了,但不知是宿命使然,萨宾最终葬身于达喀尔。1986年,这位坚韧而极富个人魅力,经常在赛车场上穿着白色工作服,对于很多晚辈来说,宛如神一般的法国男人在达喀尔的一次直升飞机的相撞事故中身亡。当时他与法国歌手达尼埃尔·巴拉瓦纳以及一名法国记者乘坐的直升飞机在飞越Tenere沙漠时,遭遇沙暴,飞机撞上一座小沙丘后坠机。

  1992年 1989年摩托车组冠军获得者、法国天才车手拉莱驾驶的赛车与赛事医疗车相撞身亡。一名塞内加尔小伙子被一辆参赛车轧死。

  搜救过程总共耗费了大约50万美元。而马克·撒切尔却并没有为自己的任性感到丝毫的歉疚。

  事故发生后,澳大利亚生产厂商KTM立刻表示退出达喀尔拉力赛余下的六站比赛。“我们让车队和车手自行决定留下还是退出。”KTM的体育主管海恩兹·基尼加德内尔说道,“但对于KTM来说,达喀尔已经结束了。从体育比赛的角度来说,我们不会再继续了。”与此同时,为了悼念卡尔德科特,第十赛段的摩托车比赛将不计时,并且举行一分钟默哀仪式。

  当地社区主席约翰·罗斯也认为卡尔德科特是真正的模范。“他很好相处,非常谦卑,总是乐意帮助任何人。”罗斯说道,“他是我们社区最好的居民,他在基斯几乎就是人们的偶像。”

  撒哈拉沙漠,是世界上最大的沙漠。位于非洲北部,西自大西洋,东进尼罗河,北起阿特拉斯山麓,南至苏丹,东西4800公里,面积为700平方公里。自古以來,撒哈拉这个枯寂的大自然,便拒绝人们生存于其中。

  1982年 一辆参赛卡车翻车,记者乌尔苏拉·泽茨施丧生。荷兰摩托车手奥斯特胡伊斯失踪。一位马里男孩死于赛车车轮下。

  在比赛之前,卡尔德科特曾表示自己对今年的达喀尔拉力赛感觉良好,他曾说道:“我很激动,这会帮助我取得成功。”

  卡尔德科特原本去年已经退役,而且也没有获得足够的资金来参加今年的达喀尔拉力赛,然而就在圣诞节之前,他意外得获得了KTM车队提供的机会,以代替西班牙车手杜兰。但灾难却不期然地降临。卡尔德科特昨天发生事故的地点就在两届达喀尔拉力赛冠军,法比利西奥·梅奥尼去年遇难的地点附近,梅奥尼去年骑的也是KTM摩托车。

  对于摩托车组的车手来说,他们所面临的危险程度要比汽车更甚。沙漠中的烈日和风沙会造成体力上的流失以及视野上的局限,而高速行进中飞溅起来的石块、以及撞上沙丘之后对身体造成的直接损伤,这些对于摩托车手来说都是致命的,摩托车发生撞车事故以后,一般很难再继续比赛,因此历届达喀尔拉力赛摩托车组的比赛完成率都难以达到60%。

  “我可带你一起去敲击冒险之门,但打开这扇向命运挑战之门的是你自己。”这句话就出自达喀尔汽车拉力赛的创始人泽利·萨宾。1976年,萨宾驾驶摩托车参加了第二次从科特迪瓦首都阿比让至法国南部城市尼斯的拉力比赛。由于迷失方向,他被困在了利比亚的沙漠当中徘徊不前,虽然最后脱离危险,但这次从死亡线上挣扎回来的体验,使萨宾后来产生了创办巴黎至达喀尔汽车拉力赛的想法。

  1991年 两位法国卡车手索尼拉克和博格奥伊斯在第二赛段临近终点时相撞,同时丧命。

  这项比赛自1979年诞生以来,在近28年时间里,总共夺去了49条人命(包括23名车手)。下面是达喀尔拉力赛死亡事故的“黑名单”。

  1994年 宝马车队59岁的比利时车手米歇尔·桑森从摩托车上摔落,不治身亡。

  梅奥尼死亡时47岁,他曾表示2005年将是他最后一次参加达喀尔拉力赛,而他的身后留下了妻子和两个孩子。为了纪念梅奥尼,组委会取消了原本定于第二天举行的第12赛段的比赛。梅奥尼的队友们都难以接受他的离开。西班牙车手布鲁西表示梅奥尼此前是多么期待自己退役后的生活。“他对我说‘我已经自私了10年了,现在我要好好陪伴自己的家人,’”布鲁西说道。

  马克·撒切尔是前英国首相,号称“铁娘子”的撒切尔夫人的儿子,年轻时代的马克绝对是个纨绔子弟,只热衷于漂亮女人和跑车。而正是跑车让马克在1982年上演了丑闻,此时他的母亲担任首相三年。

  达喀尔拉力赛当地时间9日再度上演悲剧,澳大利亚车手安迪·卡尔德科特因遭受致命的颈部受伤而身亡。事故发生在努瓦克肖特至基法的第九赛段的155英里处,穿越毛里塔尼亚的沙漠372英里。

  撒哈拉大沙漠中的扬尘以及风暴天气不仅对赛车会造成损害,也会让最有经验的导航员和车手犯错误。更可怕的是车手们需要在夜幕降临时仍然在沙漠中前行,两次获得达喀尔拉力赛冠军的日本车手增冈浩曾说过,“晚间的沙漠让你感觉不到磁场和方向,而且翻车的可能性要增加一倍”。

  2005年 佩雷斯在车祸后去世,梅奥尼猝死,两名比利时摩托车手身亡,5岁女孩车轮下丧生。

  29岁的马克·撒切尔执意参加了1982年的达喀尔拉力赛,将在撒哈拉沙漠中穿越7000英里。比赛开始10天之后,马克的标致赛车消失在茫茫沙漠中,他失踪的消息立刻上了全世界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搜救小组经过一个星期后的搜寻之后,终于找到了他的车。之后马克的父亲用阿尔及利亚的总统专机将儿子押送回家。

  1996年 法国卡车手戈根在第五赛段踩上地雷,被炸身亡。24岁的西班牙车迷托马斯·乌尔皮在跟随比赛过程中遭遇严重车祸,抢救无效死亡。一个几内亚小女孩也在一起摩托车事故中身亡。

  事故发生后,41岁的卡尔德科特立刻被直升飞机送往医院接受治疗,但很快就被宣布死亡,成为自达喀尔拉力赛28年前创建以来,第23位在该赛事中死亡的选手。卡尔德科特在去年的达喀尔拉力赛上排名第六,今年目前的总成绩为第10。